实现碳达峰 GDP碳强度的降速需凌驾经济增速

发布时间:2019-05-15 13:18:31

“实现碳排放达峰,与未来海内生产总值增加率的预期亲近相关。”国家气侯转变专家委员会副主任、清华大学气侯转变与可连续生长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何建坤,在日前于四川成都举行的中国都会碳排放达峰和低碳生长钻研会上,提出了这一看法。


  他以为,保持经济的生长和增速稳固,意味着能源需求还会继续增加。在这样的情形下,必须降低单元GDP的能源强度,才气在保持经济增加的情形下实现碳达峰目的。


  能源强度就是获得产出所需要的能耗,在相同产出的情形下,能源强度越大代表能耗越高,因此降低GDP能源强度和碳强度成为了各个国家控制碳排放的焦点要领之一。2005年至今,中国GDP能源强度的下降速率约为每年3.5%-4%,远高于蓬勃国家GDP能源强度下降的速率。另一方面,中国单元GDP能源强度在绝对值上仍处于较高水平,是天下平均水平的1.7倍,是蓬勃国家的2-3倍。


  “这些数据讲明,在降低GDP能源强度、大幅度节能以及控制能源消耗总量方面,中国另有较大的空间和余地。”何建坤表现,降低GDP的能源强度,与GDP增速的预期息息相关。


  大量研究显示,在相同的能源消耗弹性下,GDP增加率越高,单元GDP的能源强度和碳强度下降的速率也会越快。何建坤预计,到2030年左右,单元GDP碳强度的下降速率每年可到达5%甚至更高。在这样的情形下,就有可能支持未来GDP较高的增加速率。


  碳排放达峰并不等同于能源达峰,保持经济增加意味着能源需求还会增加,因此新增添的能源需求都需要通过非化石能源来知足。何建坤表现,在这样的要求下,实现碳排放达峰,就需要通过降低单元GDP的碳强度,来抵消由于GDP增加而发生的新的碳排放,即单元GDP碳强度的下降率要高于GDP的增加率。


  另一方面,何建坤提到,现在中国的单元GDP能源强度下降较为稳固,若是能通过生长可再生能源提升能源结构的改变,那么单元GDP二氧化碳强度下降的速率会在稳固一段时间后大幅上升。


  “许多沿海地域和蓬勃都会希望二氧化碳排放早日达峰,又希望GDP以更快的速率增加。若是你希望达峰的时间GDP仍然以6%甚至6.5%的速率增加,就必须使单元GDP二氧化碳强度的下降速率大于6%甚至6.5%。”何建坤表现,“这就要做出更大的起劲。”


  能源消耗弹性和增速进入“双降”时代


  何建坤表现,在新常态下,中国经济已经由速率和数目型增加方式转向质量和效益型增加,GDP平均增速已由10%左右调整到7%以下。另一方面,经济的转型使得能源消耗的弹性大幅下降,能源消耗弹性下降,就意味着能源的增速要远低于GDP的增速。GDP增速和能源消耗弹性的下降,使得能源消耗的增速放缓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配资盘 股市配资

上一篇:股市行情鑫东财配资美联储应当尽快降息 防止通胀低于目标

下一篇:德尔股份股东德尔实业质押996万股 公司去年净利同比增长2%

热门新闻

频道推荐

最新推荐

友情链接:线上融券 股指配资

主办:版权有©

网站标识码:120052 津ICP10518 津网000991号